酗氈| 瘀傑| 碩控| 抸埻| 磁蔬| 湮燴| 需陲| 賽笢| | 橾碩諳| 喟砱| 喟隴| 趙笣| 淜蜠| 狦踩| 惘憐| 惘貁| 陝匙蜃よ| 塞晚| 憓瓮| 淜艙| 挕盺| 鰓霤よ| 剺蔬| 柈輿瘋杻| 絞栠| 頗屙| 堁韓| 燭坒| 恟埭| 衼攷| 桷攷| 敆喀| 鎮帣| 惘茼| 綬諳| 崥湛| 膘穇| 奠笣| 酴詳| 鏍с| 茈忒茠赽鄴⑹| 麻匙嫌誥よ| 沺刓| 笢蔬| 控縸| 紳鰍| 漆譴| 怍笣| 桻橇| 割漆| 劓粹| 鞠皉| 譁踩| 侐捶| 陏傑| ④假| 酗譴| | 拻朘| 僮酗鍛| 譴碩| 踢諳碩| | 隅枎| 羲趙| 崥湛| 蜓栠| 蚗腦| 膛碩| 譆傾| 皊荻| 屙ぱ| 蟀す| 楊踱| 撳埭| 鰍睿| 苤碩| 咡傑| 豪虧| 犖秝| 陝親| 慇躇| 剢恓| 蜚洈| 訧洈| 黃刓赽| 隅賦| 拶綬庈| 韌芛| 醫崨| 栠⑻| 夢瓮| 翻謎| 陝親劼| 蜠鍬| 醮璦| 犖嘗| 鰍睿| 磁阨| 妀飲| 咈鰍| 燧攷| 蔬蚗| 捚陲| ヮ假| | 湮源| 蜚瓮| 坢傑| 卼祔| 晊捶| 淏栠| 懂瘀| 侂蔬| 荻燮| 幛喀| 韓蔬| 還疺| 黦鍬| 輕控| 鎊璦ぞ| 陲す| 肣褽| 獐踞綴よ| 拶綬庈| 栠景| 馽抾| 齊⑨| 怍佼| 褽す| 蜓堄| 毞翐| 刓陲| 褪嫌ц酘秫綴よ| | 拻碩| 鳩傑| 嫖屙| 漆傑| 幙嵹| 譴踩| 蟀す| 宎倓| 塢笣| 渫笣| 咘す| 譴挕| 腦漆| す佼| 麻累| 埻栠| 勀埭| 饒⑻| 鰍き| 碩喀| | 匙鎮| 譙眲| 迖親挶| 羲栠| 奻漆| | 屙笣| 肅荻| 奻佷| 睿票親嫌| 蒏栠| 裘肅| 鼩栠| 酗圊| 媼蟀瘋杻| 鷿| 剺蔬| 虞譴| 幛喀| 拫擘| 腑坢| 昢捶| 蛢傑| ь碩| 籵衼| 蓔笢| 侐源怢| ⑻鎊應| 咘捶| 妀傑| 鍾坒| | 鰍銆| 倓弊| 挔惜| 湮荎| 詢昄| 侐赽卼よ| 課栠| 哏譴| 沺鍛庈| 詢鍬| 鰍瓮| 虞栠| 塋囥| 攪假| 喟陓| 猾⑧| 漆豐| 隱商| 怍睿| 瓻碩| 怍倓| 臍褽| 褪嫌ц衵秫笢よ| 踢朘| 盷煆| 摋蔬| 藝嘔| 侐源怢| | 衕幫| 磑埭| 攪假| 憪栠| 還挕| 假④| 咘荻| 飲埱| す嗷| 憚躂禷| 羲猾庈| 湮豻| 拻籵Э| 鰍凰| 腺鍬| 犖捶| 凝粡| 陲す| 党阨| 酗漆| 傖瓮| 蹕刓| | 嫘肅| 趙肅| 酘僚| 珈朊| 輕栠| 笚祫| | 魡栠| 竣瘀| 罈猿| | 嫘跁| 毞翐| 踢荻| 庄倓庈| 蚗荻| 馜埭| 陔補| 該笣| 卼祔| 崨羱杻よ| 嫘假| 嶍僥| 挕犖躓
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掠影探索:創立「香港紀錄片拓展計劃」 楊紫燁要為年輕人開路

2019-09-20
■楊紫燁推動本地紀錄片發展。 受訪者提供

上年3月,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得主楊紫燁(Ruby)給特首林鄭月娥寫了一封信,在信中提出了四點建議,希望政府關注香港紀錄片發展。一年多過去了,資助加碼了,涵蓋的片種亦有所增加,卻依然沒有專門針對紀錄片的相關措施。不過,Ruby坦言:「算是回覆了。」2015年,她創立了「香港紀錄片拓展計劃」,原本資金的資助期完結了,所以她現正向政府申請資金,冀讓計劃繼續運作。沒有了資助怎辦?「年輕人要到外國找資金,香港紀錄片的產量大減,類型很少。」雖然寄出的信件有回響,但香港紀錄片發展要走的仍是漫漫長路。 文:朱慧恩

多年來,本地的紀錄片發展沒有多大起色,要推動本地紀錄片發展更可說是吃力不討好。在那封給特首的信中,Ruby提出四點建議,涵蓋了製作資金、場地、獎項,以至長遠的從教育茪漭H推動紀錄片發展。Ruby明白單憑一封信難收立竿見影之效,「一步步來吧,不能說即刻做到,我想相關的部門也有在跟進。」所以,眼下能做的,就是當起一個牽頭人,為有熱誠及潛質的年輕導演指路。「相比起內地及台灣,香港的起步是遲的。」

目前,香港並沒有專門針對紀錄片的資助計劃,因此,創作者可能需要從不同的途徑籌集資金,由Ruby創立的「香港紀錄片拓展計劃」是其中之一。「我們現時有13個項目在手,現時完成的約有6個,有些可能要拍很多年,需時較長。」

《雙縫》獲藝發局資助

最近,由宋軒麟(Alfred)執導的紀錄片《雙縫》(The Last Stitch)在「MOViE MOViE Life is Art 盛夏藝術祭2019」中上映,電影由Ruby監製。「5年多前,我在創投會中遇到Alfred,當時覺得他的意念挺好,就『慫恿』他拍下去。」《雙縫》的主角是宋軒麟當裁縫的父母。已移居加國的雙親逐漸老去,一身好本領卻無人繼承,導演以鏡頭留住父母的故事。「題材很不錯,電影講到1949年的辛酸經歷,又講到移民,這都能引起香港人共鳴。」電影製作過程長達5年,當中加插了導演多年前所拍下的片段。「最初他沒有打算拍一部戲,純粹記錄家人的故事,在創投會遇見後,我就鼓勵他拍這部紀錄片。」《雙縫》獲得藝發局的資助,後來成功申請「香港紀錄片拓展計劃」,取得資助完成後期製作。

與內地及台灣相比,Ruby坦言香港紀錄片發展的起步是遲的,她亦明白要在香港拍攝紀錄片的局限較大。「拍攝紀錄片最難在於要找到一個願意讓你拍攝的對象,若在香港,哪有這麼多時間給你?內地還好,在一較偏遠的地區,相對較容易做。」即使解決了受訪對象的問題,還得面對資金的問題。2013年,Ruby獲香港大學邀請成為「孔梁巧玲傑出人文學者」,並在校內教授紀錄片製作。

不過,她坦言會投身紀錄片製作的人很少,「拍紀錄片不容易,他們會回內地拍短片,或為網站拍片。始終在內地的成本較低,而且像騰訊或優酷,會畀錢拍紀錄片,但香港不會有,香港人也要到外國找資金。」上年Ruby寫信予特首,皆因深明單靠單一私人基金資助並不足夠,希望政府能助一臂之力。

投身行列人數增多

在香港,一直以來拍攝紀錄片的人不多,作品數量少,紀錄片向來在香港主流的影視頒獎典禮中缺席,成為被忽視的片種。因此,「香港電影金像獎增設紀錄片獎」成為Ruby的信中的四項建議之一。雖然一直有聲音建議在香港電影金像獎中增設紀錄片獎,但亦有人質疑是否有足夠的紀錄片數量參選。所以,Ruby表示:「希望金像獎會接受內地及台灣的作品。」不過,面對題材敏感的作品時要如何處理,又是一個相當棘手的問題,像去年金馬獎所面對的情況便相當尷尬。不過,Ruby表示紀錄片又不一定圍繞政治,而是多元化的。不過,講到要在短時間內實行上述建議,Ruby並不樂觀。「除非達到一定數量啦,否則相信仍有一段時間。」她說。

儘管本地紀錄片仍在夾縫中生存,不過,近年似乎亦在縫中見到曙光。「現時(拍紀錄片的人)亦慢慢增多。」Ruby說。推動紀錄片發展的過程艱辛,但Ruby坦言自己只是「打落個底」,始終都要交由年輕人接棒。她建議有意入行的年輕人可多拍短片,先磨利自己的劍,訓練講故事的技巧。「畢竟外面世界的競爭是十分激烈的。」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豪蜓游 桏飲綬 鏜傑陲 麻游淜 坒囧庈芩華腎暮蝠眢笢陑 陲峓 妢模諧扦⑹ 湮妧 爵秅游
脤嫌鎖盺 觼侐呇ほ坋侐芶部 啞Э湮誰 躂鎮鼠唲 紾瞼淜 粹蚽栦盺 砯痲 謎靘淜 蚗譴綸肮
憫模刓盺 咺蚽繚 飪蚽盺 蜑游虛怮赽昢 楊須盺 妦趼俋游巹頗 麻枎傳 鰍捈芠綸肮 す褸 謎盺枎棟釦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